您的位置: 深圳市赛格导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新闻动态>专栏&快讯> 正文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受访者:柯玉鹏,某研究院院长。简称:柯


万:柯院长,上次访谈中你提到“邓巴假说”,它与语言的起源有关吗?

柯:人喜欢说话,也是惟一说话的灵长目动物,但是,这种能力是如何产生的呢?讲一句粤语:我唔知(ji)。据我所知,语言的起源目前还是一个谜……

万:那就说说“假说”吧。 柯:很久以来,语言起源的假说很多。邓巴的“流言假说”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人认为,语言是劳动时,比如将一大块猛犸肉拖到储存地时,先祖们不由自主发出的喊声而产生的……

万:“杭育”、“杭育”?

柯:醒目。另一个假说,语言产生于模仿动物的叫声。达尔文在《人类的起源》中说:“难道不是某种聪明的猿猴突然想到模仿猛兽的呼声,使同类明白,即将来临的危险是何种性质的?”

万:柯院长,“假说”是不是胡说呀?

柯:假说Hypothesis是对自然奥秘有根据的猜测,它与蒙昧无知的“胡说”及“胡编”不同。比如大陆板块漂移假说、黎曼猜想、量子论也就是量子假说等……

万:一种猜想?

柯:是一种猜想,但它是在科学的土壤中生长的,它是将认识从已知推向未知,进而变未知为已知必不可少的、常用的思维方法。科学的历史就是假说的形成、发展以及假说之间的竞争、更迭的历史……

万:假说就是正在证实的说法?

柯:也对,扯远了。对语言起源的假说,语言学家乔姆斯基则认为,语言是根植于我们的天性之中,同直立行走一毛一样,也是人的一种行为……

万:与生俱来?

柯:生物学家古尔德也赞同乔姆斯基的观点,他不认为语言能力是适应的结果,最多算是反向适应,就是以“疏离用途”的方式利用了现存的结构……

万:什么意思?

柯:古尔德说:非洲有以废旧轮胎为原料制作凉鞋出售的习惯,但你不能说米其林就是为了做凉鞋才生产轮胎的吧? 万:哈哈,这就叫“疏离用途”?

柯:进化心理学家斯蒂文.平克则认为:语言一定是适应性的。人为了能说话并能对语言加工,需要进化出协调一致并相互适应的一系列功能比如:语言中枢、喉头、声带以及口腔与舌头等肌肉组织……

万:说话的“硬件”?

柯:是的,这些东东不可能像乔姆斯基和古尔德说的那样,呼啦一下子成了一个整体。这么复杂的系统只有借助于进化逻辑来解释。拿它与眼睛作比较……

万:眼睛很复杂,上次谈到过,它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的。

柯:对,眼睛始于一个简单的起点即感光细胞和色素细胞的排列组合,逐渐加入增进眼睛功能的要素,瑞典大学的尼尔松教授用计算机仿真显示:可以在50万年内,经由2000个步骤,让一个原生眼进化成透视眼……

万:一点儿一点儿改进?

柯:是一点一点进化,每次适应都能使眼睛的主人更好地观看周围的景物。语言依然,也是一小步一小步逐渐形成的,它一定是给先祖带来了好处,即使不完善,但聊胜于无……

万:“说话”需要哪些前提条件?

柯:首先是喉头,人的喉头与猴子的喉头不同,更靠下,好处是产生的声带更宽;坏处是进食时如气管不关闭,就会吃呛咳嗽,甚至窒息而亡……

万:想说话还真不容易?

柯:为了能准确而清晰的发音(想必这种好处可以抵消使人吃呛咳嗽),所以喉头的独特位置并非大自然偶然“想到”而安排的……

万:进化来的一个功能性措施?

柯:醒目。语言中枢也这样,人除了要发声,还得会解释声音。承担这项任务的是大脑的布罗卡区和韦尼克区。前者损伤会出现失语症,即听懂意思说不出来,而后者损伤则能说话但不知所云。还记得日本电影《追捕》吗? 万:啦-呀啦-,拉呀拉-,杜丘和真由美在马上狂奔!

柯:我说的不是杜丘而是横路敬二,他受长冈了介的指使陷害检察官杜丘,后被长冈了介迫害,服下神经毒素“AX”,损害了布罗卡区和韦尼克区……

万:人的语言是独特的吗?

柯:平克教授认为:人是掌握了成熟语言的唯一生物,但这并不是说木有中间阶段,很可能有一种掌握了尚不成熟语言的人科动物,可惜灭绝了……

万:另一支人科动物?

柯:或许这能说明,为何类人猿学不会说话,极有可能的是,现在人类语言是在人科动物与发展成类人猿的那一分支分道扬镳之后,才开始形成的……

万:那就是说:不能在今天的灵长目动物那里去找语言的起源?

柯:是的,所谓成熟的语言,很有可能是随着智人迁出非州后传播到全世界的,这意味着,所有人种的语言都有一个共同的起源……

万:唯一的起点?

柯:对,从每一个小孩子都可以把任何一种语言当作母语来学习的事实就证明,语言有共同的起源。我姐姐的女儿出生在比利时,弗拉芒语就是她的母语……

万:不会说中国话吗? 柯:现在还不会。地球上木有一种语言是完全不能被翻译的(包括手势语),不管其特定的文化背景下的概念有多难,都可以被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换句话说,世上木有难学的语言……

万:前两天,上海上港的巴西外援奥斯卡在接受采访时还说:“学汉语对我来说非常难,所以没学”。

柯:其实他说的是第二语言难学。汉语并不比葡语难学,只是差别很大而已。比如你会讲粤语吗?

万:粤语很好听,可惜不会讲。

柯:粤语有19个声母、24个韵母、9个声调,可以组成近10000个发音,所以它抑扬顿挫,层次感好,发音非常丰富,而普通话23个声母、24个韵母,4个声调只能组成2000多个发音,相形之下,就单调了许多......

万:有人调侃,粤语像“鸟语”?

柯:这些人太无知!北宋初年,中原基本上是讲汉唐语言,当时出版了一本官方的发音韵律书《广韵》,里面标注的文字发音与现今的粤语发音高度吻合……

万:真的假的?

柯:你若不信,可以用普通话读一下《全唐诗》,你会发现里边有很多诗不押韵,比如杜甫的名诗《春望》,四句诗用了三个韵。奇了怪了,堂堂诗圣老杜,居然不通韵律?但你用粤语去读,就木有这样的尴尬了……

万:你是说当年李白杜甫们说的都是“粤语”?

柯:NO,应该是古汉语,现在的发音是被后来的游牧民族给“胡化”了的,而粤语则保留了原来的发音。扯远了,所以儿童在学语言的关键时期错过了学习期,日后就会很困难。为什么我们的英语教学饱受诟病,学了几年或十几年还比不上以此为母语的顽童?

万:我就这样,学了多年出国还是个哑巴。

柯:研究表明,人类除了本能和学习之外,“印记”也是一部分获得生存能力的方式,对语言的学习就体现了印记的影响……

万:什么是印记?

柯:比如小鸡刚出壳6小时内,如果不能和妈妈建立联系,以后它和母亲就互不相认。这种介乎本能和学习之间的形式叫印记。为什么英语学不好,就在于错过了建立印记的时期,等到基因关闭了这种能力,纯粹靠后天学习、恶补,就事倍功半了……

万:那就是说,学外语越早越好?

柯:三岁以前吧。

万: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何只有人类进化出语言来了?

柯:这就是邓巴假说的魅力之处,随着人类群体的规模不断变大,群体内的冲突逐渐增加,这时候,原先“梳毛”的效率太低,语言的进化成了一种必然……

万: 梳毛?

柯:邓巴假说来源于对猴子的观察,梳毛能使大脑释放内啡肽,让情绪达到轻微的兴奋状态。这种身体的接触(抚摸、摩擦和按摩)对人类来说,也有相同的效果……

万:握手、拥抱、接吻之类的?

柯:对,上次在圈子文化中谈到,灵长目动物都生活在复杂的群体中,特别关注自己和别人的社会地位,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有个段子这样说:人生就是一颗爬满猴子的大树,往上看全是屁股,向下看全是笑脸,左右都是耳目,有木有?

万:哈哈,还真是这样。

柯:所以,猴子的交际、争吵、友好等行为大多时候是通过相互帮助清理身上的皮毛来进行调节的……

万:通过挠痒痒来表达顺从或者安抚?

柯:不过按照邓巴的看法,这在较小的群体中有效。如果一个群体的成员超过了150个,梳毛效果将大大降低…… 

万:邓巴数的限制?

柯:是的,在一个5人群体里,要搞定跟另外4人的关系,那还得知道其他成员两两的关系,一共有10组关系。而在20个人群体中,规模大了5倍,但两两关系则有190组,大了近20倍……

万:这么复杂?

柯:据邓巴计算,一个个体如果要花一半的时间去梳毛的话,就木有时间去找食物了。所以,邓巴认为:这就是语言的起源的关键所在。其实,人与人交流时并不重视话语的内容,更多的是在意形式和意图……

万:什么,图形式?

柯:你看人类日常私聊的都是些什么?鸡毛蒜皮,张家长李家短,邓巴说,语言的第一个功能就是传播流言蜚语。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人总是着谜于背后谈论别人的行为?

万:背后指指戳戳有出处呀。

柯:呵呵,你以为自己在乎的是工作和学习,大脑却替我们记得,社交才能让我们生活得更好。作为一种高效的社交工具,聊八卦才是语言进化的目的……

万:怪不得这么多“八婆”?

柯:聊八卦的效率远远高于梳毛,原先花两个小时的梳毛活动,现在只要动动嘴皮子;原先一次只能给一个小伙伴梳毛,现在可以扎堆群聊了……

万:嘻嘻,一对多的“集群通讯”?

柯:当然,如果说“语言也会带来别的好处”,邓巴教授也不反对。多亏了语言,我们才能将知识和技能传给下一代。不过很可惜……

万:可惜什么?

柯:“讲大话(注1)”也成了无法回避的现象,从小到大木完木了:政客的欺骗、伴侣的背叛、孩子的撒谎、商家的欺诈、媒体的谎言。所以,语言也适合于影响或控制别人,通过诓骗来影响别人的行为……

万:为什么要讲大话?

柯:当然,人们会出于各种目的撒谎。可奇怪的是:我们对他人的谎言深恶痛绝,反过来,却也得心应手地使用着谎言……

万:这不是很矛盾吗?

柯:是的,这很分裂,这就是现代人对待谎言的复杂态度。为什么?因为我们的远祖在早期的历史中,欺诈是作为一种技能助力了祖先的生存……

万:你是说根植在我们的基因里,这也太恐怖了?

柯:倒也不必太悲观。灵长目动物学家安德鲁.怀顿认为:社会的飞速发展,语言和意识也在进行着“军备竞赛”。虽然谎言越来越多,但人们也越来越能看透欺骗行为,于是在选择压力之下也形成了发现并揭露骗子的能力……

万:先有小偷后又警察?

柯:是的。另外,我们也渐渐进化出了“读”懂别人心思的能力,能够设身处地去体会别人的心情,去同情别人或者帮助别人……

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嘛!

柯:但,随着而来的就是我们也更容易上当。你看,这样一来,人就成了所有灵长类动物中最高尚同时又是最险恶的一类动物,有木有?

万:还真是这样!


2018年12月17日于龙岗

备注与参考

注1:粤语:说谎话的意思。

参考:360百科 参考:《谎言与欺骗—人类永不落幕的演出》,作者:马克.纳普,译者:郑芳芳,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年6月第一版 参考:《达尔文密码》,著者:孟庆祥,中信出版社,2007年9月第一版


专栏&快讯

——

联系我们

让车连接世界 共享智慧生活

深圳市赛格导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地 址:深圳市龙岗区翠宝路28号
    赛格导航科技园
  • 电 话:4008-952100
深圳市赛格导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微信二维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换一张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1831号

Copyright © 2004-2016 赛格导航.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30793号-1 , Theme by 零帕网, Powered by ZBlogPHP

联系我们

4008-952100

249357483

:9:30-22:30

QR code